首页 > 动态 > 我辛苦种地搞科研,你开心偷菜家里搬,岂有此理

我辛苦种地搞科研,你开心偷菜家里搬,岂有此理

2018-07-12 11:33

作者:网站编辑

浏览(241)

就算试验田可以装围栏,摊主可以一刻不停地看着豆角,种植园可以雇保安,难道首都公园里的大大小小的鸟蛋前,还要都摆上摄像头吗?

7月7日,湖南农业大学的浏阳实习基地遭遇了一场科研灾难。当地一些农民背着麻袋,骑着摩托车、三轮车,将基地里玉米、棉花等科研成果打包带走。

据了解,被盗的玉米是正在申请品种保护权的新品种,该品种一旦扩散出去,损失将可能高达上千万元。玉米消失,还影响了学生们正在进行的科研竞赛,一名同学的毕业设计只能被迫调整,可能影响毕业。

涉事者是几位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在政府人员的劝说下,归还了近百个玉米棒。虽然最终的经济损失尚未有定论,但老师同学们的心理阴影,肯定比这块试验田大多了。

农学试验田为啥总变成道德试验田

这不是湖南农业大学第一次面对当地群众的偷窃了。

每年二月到四月,该校设立的“耘园”就会从油菜花科研基地变成网红景点。不少市民踏青时,不了解油菜花的科研价值,随意进入试验田拍照,采摘甚至踩烂油菜花。看似不经意的行为,师生一年的心血很可能就化为乌有。

有同学无奈地表示,自己的实验品只有一株,一旦被采花贼误采,明年可能就无法毕业了。

在网络上搜索就不难发现,这类科研基地被盗,师生很受伤的事,已经发生过很多起。

北京农林科学院林业果树研究所葡萄研究园投资40万元、历经10年培育研制的科研新品种,在深夜被路过的几个馋嘴民工一扫而空,北京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判定该园的直接经济损失为11220元,但由于“天价葡萄”争议太大,再次认定后损失仅为376元。

哈尔滨一贼从蔬菜大棚里偷了两袋豆角,卖了110元,但这平平无奇的豆角其实是哈尔滨市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分院投资数万元,精心栽培四年的“太空豆角”,种子一共只有几十颗。

几年前,南京一位读植物学专业的博士,把本来安放在实验室整整培育了4年的树苗,移栽到校园的花圃里,看中了这里地势高、采光好,没想到竟有人盯上了这几棵用于实验的树苗,偷偷挖走,致使实验中断。

科研成果经此一劫,实验数据失去准确性而无法使用,很多师生的辛苦付诸东流。可在偷菜贼的眼中,玉米只是玉米,豆角还是豆角,无知不仅可以无畏,还可以无法无天。

大大小小的试验田还没有完成科学研究,先成功地进行了道德测试。

凭本事偷的东西,为什么要还?

如果你以为随手在路边采摘的事件只发生在乡下,那就太天真了。

2017年春运期间,重庆某汽车站出现了一对年货大盗,短短半月间作案4起,趁旅客不注意,专门偷搁行李边上的腊肉、鸡蛋、香肠、腊排骨、火腿、鸡等不起眼的食物,积攒起来市值竟达5700余元。

城里人到了乡下,更是看什么都新奇,一些素质低下者总以为走进了大型采摘园,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不久前,一对游客夫妇在广西随意割香蕉,后与村民发生对峙的事件炒得沸沸扬扬。

其实要是仔细算起来,香蕉在农作物偷盗榜上还排不到前列,又大又圆的西瓜可能更会激发城里人的偷盗欲。2014年夏天,重庆,五个年轻人开着几十万的轿车,去路边农田偷了一大袋西瓜,最终被看瓜人发现后报警。他们供认,他们偷瓜是想“找点刺激”。

“开着轿车来偷西瓜,我还是第一回遇到哟!”看瓜人如是说。

打通城乡还不够,一些国人对农产品不劳而获的热情还蔓延到了国外。比如在华人众多的加拿大,就有开着宝马车到社区花园拔大蒜的华裔妇女,还有到农业公司偷蘑菇的中国老板。

虽说我们常把“地球村”挂在嘴边,可不能真把地球的角角落落都当成随吃随取的村吧?

“还以为你不要了呢!”

“还以为你不要了呢”,是偷盗者最常用的一个借口。

几个月前曾有一个视频在网络流传:在海南的一个农贸市场里,两个大妈趁着摊主不注意,提起一大捆豆角就走。被喝止后,还理直气壮地大声争辩:“你还要不要?”摊主也一时被问懵了,只好反问:“你说要不要?”两位大妈总算不至于全无是非观,以手遮脸,匆匆逃走了。

类似的事件在我们身边不胜枚举,《史记》里说:“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生活富足了,人的素质本应该逐渐提升。古人还说:“经瓜田不蹑履,过李园不正冠。”经过农田、果树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引起偷窃的嫌疑。但这些规则,在如今某些人身上似乎全不管用了。

其实,被瞄准的又何止瓜果蔬菜呢?穿过任何一个中国城市的老城区,看看那些被大爷大妈填满的阳台,都满满当当地陈列着从各处收集来的物件。掉了指针的钟表,各种型号的螺丝,缺了腿的桌椅等等,看似全无用处,但既然别人不要了,不妨拿回家来,谁知道什么时候有用呢?

百多年前,《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为了偷一条黑面包,坐了19年牢。现在,在北京公园里偷几颗鸟蛋,被人发现报警后,只要把鸟蛋放回原处,就又当没事发生过了。

有人说失主也有责任,为什么不做好防盗措施?可是就算试验田可以装围栏,摊主可以一刻不停地看着豆角,种植园可以雇保安,首都公园里的大大小小的鸟蛋前,还要都摆上摄像头吗?

一些人的道德失守了,传统的乡规民约和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都挡不住。而“法不责众”“法不责老”的人管治方式,又继续纵容了这种顺手牵羊、贪小便宜的社会文化。

最后,湖南农业大学校方在不得已之下调整学生论文试验方案,保证学生能够顺利毕业。这一满怀善意的举措,倒有可能给以后不学无术的同学提供一条毕业的捷径:

“现诚邀大叔大婶,盗窃我实验室试验品,助我顺利毕业,农产品可以自己留下食用,并另有重谢。”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若图文资源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上一篇:梁建章:至少要用GDP的2%~5%来奖励生育...

下一篇:50年前名噪一时的“中国餐馆综合症”是个...

标签

科研

农业

Copyright 2005-2016 meijiexia.com 冀ICP备16001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