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网红”《偶像练习生》是如何打造的?

“网红”《偶像练习生》是如何打造的?

2018-03-13 09:49

作者:界面©

浏览(113)

《偶像练习生》的制片人姜滨认为,此前没有真正爆款(偶像选秀节目)的原因是有效发起方的缺位,因为在行业里只有处在中立位置的平台才能“去利益化”地整合不同公司的资源,此前的《中国有嘻哈》已经证明过了。



作为一档横跨春节的网综,《偶像练习生》以超高的话题热度证明了一件事:在中国并非没有生产偶像的土壤。截至目前,八期节目的总点击超过17.3亿,微博阅读接近80亿。春节期间,这个节目还数次承包了热搜。


在《偶像练习生》之前,国内已有不少试水偶像选秀的节目,但无一例外地走向式微。这档节目在提供各种具有观赏价值的美少年的同时,或许还能让大众思考点什么:究竟什么才是偶像成功诞生的核心因素?那些藏在光鲜的舞台和华丽的服装背后,真正抓住粉丝的东西是什么?


除了在大众文化语境里欧美强于日韩的心理定势,姜滨(《偶像练习生》的制片人)认为此前没有真正爆款的原因是有效发起方的缺位,因为在行业里只有处在中立位置的平台才能“去利益化”地整合不同公司的资源。之前的《中国有嘻哈》已经证明过了。


另外关键的一点可能是节目抓住了“互动”,比养成系少女剧场更残酷的是练习生们的末位淘汰,这使得各家粉丝各显神通地组织起了拉票活动,甚至在微博中“丧心病狂”地提到“救救孩子!”。


作为《偶像练习生》这档超级网综的制片人,姜滨其实也是此中新手。从立项到正式录制,他只有3个月的时间。比3个月更紧张是之后的录制,因为每一期节目都需要实时更新票数,且需要预留时间给练习生准备舞台表演,一集时长2.5~3小时的节目需要后期狠拼手速。


《偶像练习生》的幕后是曾生产过《歌手是谁》《2017快男》的鱼子酱团队,其创始人雷瑛曾在任湖南卫视新闻中心副主任、金鹰卡通卫视总监。加上爱奇艺节目开发中心,这档选秀节目的人员数量超过300人。


“我们大概有30多个人,鱼子酱团队至少有接近100人,然后正式核心的编创团队,从导演、总编剧、编剧组、选管组、现场执行组,每个架构里面都有鱼子酱的人和爱奇艺的人。”节目播到第八期,除了练习生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姜滨觉得内部团队也在不断进化。


而在经过这么多年的选秀浪潮之后,决定一档节目真正影响力的除了播出时的有趣,更重要的是后续的运营。为了让《偶像练习生》最终产出的9人男团拥有更长的生命力,爱奇艺选择和台湾综艺制作人葛福鸿合作,后者曾参与制作《康熙来了》《模范棒棒堂》《我爱黑涩会》等,并发掘过林志玲与陶晶莹等人。


《偶像练习生》从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中选出了100位练习生。张艺兴担任这些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此前他曾在韩国练习四年,他还出版过一本记录自己练习生涯的《而立24》。


节目的主题曲备选有4支,团队的投票结果难分高下,最终拍板的是张艺兴,他听了之后,很快确定了现在的《EiEi》。而整个节目的slogan“越努力越幸运”与张艺兴本人的理念也暗合,他在新浪微博的用户名是“努力努力再努力x”。


剩下的几位导师里,让人感觉相对意外的是音乐导师李荣浩,他既没有练习生背景,也未曾与爱奇艺合作过,“我们需要找一个有有音乐制作人背景的音乐导师,跟李荣浩老师沟通了两三次,觉得他身上有很多人不知道的喜剧效果,跟他聊天的时候就发现非他莫属。”不久之后,姜滨的想法得到了观众的验证,在第一期播出时,李荣浩就因为迷离小眼睛、“不能影响选手情绪”脸的奇异萌感获得了网友的吐槽式好评。


你可以说《偶像练习生》不好看,或者更倾向于其他同类型节目,但你无法忽视它在与粉丝高互动之下造就的颇具声量的舆论场,在新浪微博上 #皇权富贵#(指练习生范丞丞和黄明昊)超级话题就有5865个帖子,点击超过1.2亿,而这仅仅只是节目中众多CP和话题之一。#偶像练习生#的话题阅读达到77.2亿,位列综艺榜单第一。


以下是界面与《偶像练习生》总制片姜滨对话的全文,关于这档节目的一切都可以找到答案。


养成偶像的土壤


界面娱乐:中国以前做过很多偶像类节目,但都没有做起来,大家会觉得没有做偶像节目的土壤,这是因为之前没有研发出一个成功的模式,还是说现在风向变了?


姜滨:是一个综合因素。我觉得有一个核心的优势是这次是平台发起,不是一家公司发起。原来你看见很多的节目都是某家公司发起的,这就很难整合市场上所有的公司一块推进。


界面娱乐:卫视不能干这个事情吗?我记得之前浙江卫视也做过?


姜滨:卫视做的其实都是公司的业务合作,包括原来《蜜蜂少女队》《燃烧吧少年》,其实有很多是公司形态的合作。还有一些细节是什么呢?可能跟商业相关了,卫视做的其实是一档节目,然后我们做的(会超出)节目之外,我们争取让九人成团,能够成为一个影响现在头部流量的团队。



界面娱乐:到现在国内的平台还没有成功的先例,想知道爱奇艺之后会怎么推最后的九人团体?


姜滨:爱奇艺会和葛姐(葛福鸿,台湾综艺制作人)专门成立一家公司做这个节目产生的九人团的运营。


这些练习生大多数都有自己的所属公司,公司的核心命脉是人的权利,所以说乐华的人还是乐华的人,香蕉的人还是香蕉的人。只是如果谁进入前九,未来的18个月的主要运营会放在爱奇艺和葛姐这的家公司。葛姐有很多的娱乐圈资源,她也全身心为九人团的演唱会、Fanmeeting做了铺垫和计划,所以我觉得还是挺惊艳的。对于爱奇艺来说,更多的就是帮他们持续在爱奇艺上有内容曝光,有团综,甚至是音乐打榜节目,各种让男团有发展空间的一些舞台,让偶像回归偶像舞台嘛。


界面娱乐:爱奇艺也有很多的自制剧、网综、网大,这些资源会优先导到九人团身上吗?


姜滨:不会。我前面说的让偶像回归偶像舞台,偶像首先做的是有自己的音乐和舞台,我指的音乐就是他有音乐作品,舞台就是一个舞台展现形式。比如说张艺兴有他的《sheep》,这些都是舞台展现,偶像有这些作品才能够支撑他在粉丝当中有价值。


他们其实不是专业的戏剧表演者,那九人成团之后立刻让他表演,其实是在消耗他所不擅长的内容,或者是用他现在顶起来的名气放大其他网剧网大的IP效应,这个并不见得是好事儿。



三个月上马、四天剪出两个半小时


界面娱乐:整个这么大一盘前期研发大概准备了多久?


姜滨:这次不太容易就是因为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快上马的项目,我去年8月份的时候想着做这个,然后跟老板说,跟龚总说,他们觉得这个项目方向还不错,我说准备2018年第4季度上,两位老板说2018年第4季度?你2018年第一季度就上。结果就变成我8月份计划要做的这件事情,从选人到录制,其实只有3个月的准备时间。


界面娱乐:这是一个时长平均两个半小时以上的节目,国内也没有做过这种节目,一开始好像会有一些bug,所以我想知道团队是怎么样去适应这个模式?   


姜滨:我们有一百个练习生,其实是一个相对纪录形态的真人秀,所以有大量的内容需要放在里面,我们绞尽脑汁说这期想拿掉点什么,最后发现拿掉了之后整个流程都不完整。所以(最开始)硬着透皮最开始上了两个半小时的版本,后来发现粉丝反馈还挺好,因为不像电视,你觉得这段不好你可以拖拽,每期的时长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不均等。一开始前几期出来的一些问题,甚至这期都有一些小问题,是时间太紧了,一切都败在时间面前。


这个内容之所以让用户觉得有趣,是因为里面有好看的(东西),还有一个是有互动感,互动感就是全民制作人对于偶像的投票。这个对于用户来说有一定的时效性,不能这周投完之后两周之后给用户看,用户都忘了投的谁,必须是这周投完下周看结果。


所以这么大量的素材,我们只有一周的剪辑时间。比如说第8期是3月9号播出的,那期我们是在3月5号早上凌晨6点半录完的,那其实一共只有4天的剪辑时间,还涉及到素材的转码和上载,那其实就只有最多三天的剪辑时间。到第8期来说细节上好一些,因为所有的剪辑对于选手的认知(更强),所有的规则板都已经相对完善,这些零件会更准确。但是时间仍然是很着急的。


界面娱乐:有多少剪辑师在剪?


姜滨:我们分AB组,大概有接近100人。《中国有嘻哈》的时候也是分AB组,是A组剪这一期的时候B组剪下一期,但我们的A组在剪这期的时候B组剪不了,因为没有素材。


比如说3月9号播这期是60进35,这个是3月4号开始录制,直接录到3月5号的凌晨。那下一期是舞台表演,是3月9号到下一期播出3月16号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的舞台表演是在3月10号录制的,没有办法让他提前剪,不像是演播室的节目,一次演播室里面录3~4期。之所以分了AB组分其实就是让A组剪完B组上,A组歇一周。


界面娱乐:除了这种时间成本没有办法压缩,其他困难还有吗?   


姜滨:我现在觉得最大的困难其实就是这个后期的时间进度,时间带来的各种困难,拍摄、故事线的梳理,我们给选手基本上都戴两个麦,一个麦是进录音系统的,另外一个麦是我们的编剧组监听的。每个选手在一些场合里面说的话都会记录在编剧组的场记里面,海量的场记下来就梳理这一期的剪辑逻辑是什么,一切都和时间有关。还有一个难点,其实今天还好一点,但是未来还会有,这是在节目之初和末段会有的问题:如何和其他公司协调。


这件事情我跟所有的人都说,我一定做得最公平,可以说绝无黑幕。别的选秀都是开通报名渠道,各自来报名,这次不一样,一开始是我们带队拜访各家公司,希望大家建立合作,姿态摆得比较低,因为希望做的是搭平台大家一起玩,最关键平台得公平。


所以最早的时候也有人说我参与,你得保证我最后的名次,我说我没有办法保证,今天我能保证你,明天我就能保证别人,这个事情就变得极不公平,最后一盘散沙,内容也出不来,那你何必做这个事情呢?


目前内容是公平的,大家心里都相对踏实,到后端又会慢慢有问题,(因为)相关公司的人开始更有价值了,有一些公司可能就会琢磨,这个价值是不是自己单独开发它。


毕竟未来有九人,这九个人可能涉及到6、7家公司,然后一块往前走,各家公司会有自己的经济算盘,那我能不能把大家很好地维持(在一起),其实还是蛮有压力的。我能做的就是让九人出来,给他们更多的资源成长,同时还帮他们挣钱。所以这种压力是持续的。


界面娱乐:那这九个人他们会有限定的时间吗?还是一直活动下去?


姜滨:18个月。这个是爱奇艺与各方达成一致后大家共享的时长。一年太短,两年太长,一年半是一个合适的周期,对于艺人发展一年半能长起来。这个时间点做完之后还给经纪公司,你们自己继续发展。



错峰上线的S+


界面娱乐:投票的话,技术层面上,有比较好的预防去刷票的风险吗?


姜滨:这点我还蛮有信心的,因为爱奇艺是最早做网大的,网大有一个合作分帐制度,根据流量给合作方分钱。所以爱奇艺很早开发了防刷的系统,逐步升级到现在,防刷系统很先进。当时防刷的目的是不能狂刷我的流量,因为流量被你刷得不真实之后,然后我还得多分你钱,平台就会亏嘛。我们对防刷有特别强的挡板。


界面娱乐:虽然《偶像练习生》是最先开播的,但是马上有《热血街舞团》和《机器人争霸》,同时有三档S+节目,平台上的资源分配上会比较紧张吗?


姜滨:一定会有一些紧张,说不紧张是开玩笑。因为三档S+的节目顶在这,但是我们的运营是有策略的,三档节目不能同时并发,同时并发内容就爬不起来。所以《偶像练习生》先上,让它有一个内容爬坡的过程,现在基本上已经有热度和流量自发效应,这个时候《热血街舞团》再上,也其实是某一种爬坡,爬到一定的高度之后《机器人争霸》再上。其实(逻辑)就是要错开前三期,因为前三期是网络综艺和电视综艺的(关键)体现,前三期爬不上去,后面走就很困难。


界面娱乐:我看节目的时候有一个观感,其实从选曲上面来说,中国的偶像节目是不是有一点弱势?因为现状就是华语音乐没有太多唱跳型的曲目,在曲库的准备上,是怎么样去选曲给练习生的?


姜滨:这个其实是团队,陈刚(注:总导演)非常有音乐感知力,他特别能判断音乐是否适合节目、画面和练习生,我们的音乐都是一点一点细抠出来的,还有我们的音乐总监郑楠,他非常厉害。


郑楠和陈刚还有导演组一块定方向,大概定哪几首歌,然后音乐总监重新编曲,这个过程就给音乐带来了一些很大变化,有了一定的舞台表现基础。郑楠做过很多的好听的歌,比如花花的,春春的,还有《前任3》的那首《体面》,他有很多好的音乐,可能这个是不为人知的。


界面娱乐:现在有开始准备下一季了吗?


姜滨:先把这一季做完,还没有上岸呢,没有想下一季的事儿。4月6号争取有一个完美的收官,收官了之后还有九人成团的运营。

上一篇:想让电动车跑得更远,快开始减肥吧...

下一篇:世界杯外卖夜宵订单量大增 频现配送严重...

Copyright 2005-2016 meijiexia.com 冀ICP备16001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