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访谈实录-赫连佳新

访谈实录-赫连佳新

2019-07-26 15:44

作者:访谈

浏览(147)

赫连佳新:著名独立作家、诗人;满族,中共党员;1949年10月5日岀生,籍贯吉林;2010年退休后专事文学创作,曾用笔名有佳新、赫连、小成、秋叶等。

1968年,赫连佳新从内蒙古巴彦淖尔农业机械化学校(现巴彦淖尔职业机械技术学院)内燃机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柴油机厂、变压器厂,先后从事过车床旋工、装卸工、装配工、铲车司机、汽车司机等工种。1977年,根据“技术干部归队”的上级指示,他从工厂调往农业系统的社队企业管理部门工作,在地区和省级的供销社、外贸、商业、粮食、物资等经济领域工作多年,并逐步走上领导岗位。1984年,他从包头职工大学中文专业(二年制)毕业。其丰富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为他在日后的文学创作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和写作素材。

2010年,赫连佳新从内蒙古高路公司退休,随后开始文学创作至今。

 

1552873390860.jpg

 

访谈实录:

对话《关东秋叶》作者、“文坛新人”赫连佳新

文/王春宝

 

    邻近年关,长篇广播小说《翡翠公主》在内蒙古广播电视台评书曲艺广播开机录制。这是一部穿越爱情故事,也是内蒙古台和作家赫连佳新的又一次深度合作。早在半年前,也就是2018年6月杀青的广播小说《关东秋叶》第三部,一经开播便受到了广大听众的热烈反响。作为《关东秋叶》的听众,以及我和评书曲艺广播的情谊,我决定亲赴呼和浩特,采访赫连佳新先生。

将近春节的呼和浩特,早已是天寒地冻、一片肃杀。这几天没怎么下雪,但夜间气温也一度保持在零下二十度左右。就算是见惯了寒冷的本地人,也要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才肯出门。在往常的清晨,对面的校园里应满是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了。但,这毕竟是寒假的早晨,校园的大门也照例紧闭着。空空荡荡的操场里,只有刺骨的西北风漫不经心地裹挟着早已干枯得不成样子的落叶,到处搜寻着零星的枯草和纸屑,以供消遣。

校园对面是一家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奶茶馆。此时,我和赫连佳新先生对坐在靠窗的雅间。“赫连”是个复姓,其渊源出自北方匈奴民族。《晋书》有载:“帝王者,系天为子,是为徽赫实与天连,今改姓曰赫连氏。”赫连——这个自带光环的姓氏,有着“渤海名宗、帝臣遐裔”的天然美誉。

“这么冷的天气,要不是馋了这家店的奶茶,我才不出门儿嘞!来,阿宝,咱俩边喝边聊……”这位年长我三十多岁的老人精神矍铄,亲切得仿佛本家长辈。此次能顺利采访到著名满族作家赫连佳新先生,是我托了内蒙古广播电视台评书曲艺广播的杨利生老师联系的。本来杨老师也要作陪,不巧台里有早会。杨老师的缺席,使我在来时的路上有了隐隐的遗憾和担忧。幸好赫连老师健谈,并没有学者和长辈的架子,况且我俩又都爱喝奶茶,这才让初见的我们不拘泥于初见的客套。

自唐宋以来,北方游牧民族的鲜奶和中原汉地的茶叶相依相融,成就了奶茶无可匹敌的饮品霸主地位。此刻,这种让草原人民一年四季、一日三餐都割舍不下的饮品,也是我们交谈的催化剂。几碗奶茶喝下来,仿佛已经逼退了冬寒。经赫连老师同意,我郑重地按下采访机的录音键——这次采访,终于进入主题了。

现在,我把访谈录音整理成了文字,以供《关东秋叶》的读者和听众们更好地了解这位年届七旬的“文坛新人”:

 

记者:赫连老师您好,很高兴能够和您实现对话。作为一位和共和国同龄的作家,我想大部分的听众知道您的名字,还是从《关东秋叶》这部作品开始的。您介意因为出生年份而被天然地划入老年作家群体吗?

赫连佳新:在写作上,我只能算个新人。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保持着对于文字、和民族文化历史的敬畏之心。所以说,以一个“文坛新人”的态度去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我的本分。至于年龄,随它去做加法吧!

记者:在创作《关东秋叶》这部作品的时候,您是出于怎样的初衷?

赫连佳新:开始构思的时候,大概是十年前吧。对,是2007年。那时候,我经历了癌症和心脏两次大手术。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不会理解:跟病魔战斗,还打赢了——那是一种怎样的骄傲啊!然后啊,我就想:咱们中华民族,也曾经非常英勇地为了国家去战斗过、抗争过。他们也打赢了。

记者:所以,您想到了去表达另一种相似的“骄傲”。

赫连佳新:对。听到《义勇军进行曲》,我们就会想到义勇军。说起义勇军,就得说到东北。《关东秋叶》这部长篇小说,重在重温历史,就是要用真人、真事,去再现从1887到1939年这段时间。当我们去重温东北地区各族人民抗击侵略者、保家卫国、殊死战斗的历史篇章,我们就会发现:国歌里面所表达的那种骄傲,它是实实在在的,是非常清晰地记录在历史里的。

记者:我听杨利生老师说,您在创作《关东秋叶》的时候,先后两次沿着义勇军当年的足迹,重走、再走英雄之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

赫连佳新:对,真事儿。我刚才说过,咱们得用真人真事去再现历史,而不是去闭门造车、凭空想象一段历史。历史,就是最好的故事素材啊。对吧?你想啊,那么多可歌可泣的、实实在在的故事,你不去写?然后在家想象:我要创造一个非同凡响的英雄人物,他必须得会手撕鬼子,“咔嚓”就是两半儿……对吧,那不是要让人家笑话了吗?作家,不能老是坐在家里。尤其是面对历史题材,你没有敬畏之心,就不能去动那支笔。

记者:所以,如果没有之前那两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没有后来的《关东秋叶》。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赫连佳新:对啊,你要是想出好作品,就必须得下苦功夫。

记者:您当时走了有多远?

赫连佳新:从东北三省到西北的新疆,前后总共跨越了十个省区,行程差不多两万五千公里。

记者:走出了一个长征的距离。

赫连佳新:现在的条件好,交通工具都是现代化的,可义勇军战士们当年的情况不一样。他们打仗,是凭一双肉脚去趟过每一寸土地。这两遍走下来,我写每一个字的时候,都是带着敬意的。有很多故事,都不需要太高超的文学技巧。你听史学专家、义勇军的后人给你一讲,你一定会热泪盈眶。为什么啊?那是一种精神。那些悲壮的历史场景,那些义勇军生活战斗的故事,它们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儿。因为它真实,所以才能打动你。真实,是一种最天然、最好的表达方式。

记者:赫连老师,据说还有两年才能完成《关东秋叶》的最后两部,是吗?

赫连佳新:对。2011年出版发行的是它的第一部《辽西故事》,2013年是《分合之缘》,然后是第三部《啊,义勇军》。《浴血长征》是现在在写的,快完成了。按照现在的写作进度的话,预计得到2020年才能写完《重返战场》。

记者:我听杨老师说,大家非常重视这部来自内蒙古本土作家的好作品。李悦老师(内蒙古著名文艺评论家)也曾经在报上发文,给这部小说点赞。他说《关东秋叶》的故事性非常好,很适合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现在,《关东秋叶》已经从铅字变成了广播小说。那么在不远的将来,它有可能改编成影视作品和大家见面吗?

赫连佳新:内蒙台对于《关东秋叶》的支持力度确实是特别大的,也派出了业务素养特别强的团队来投入这件事情。比如说像利生,他对于这部小说的解读非常深刻。一方面,他是录制小说和广播剧的行家;另一方面,他又长期工作在广播业务一线。所以像这样的团队来做这件事情,已经非常能表明台里对于这部小说的支持力度了。现在,已经出版的前三部,大家制作了将近500集的广播小说。第一部的120集,央广给了黄金时段。还有像辽宁、新疆,全国好多电台都播了。挺多听众也因为听了广播版的《关东秋叶》,觉得还不过瘾,又去买了书。如果说《关东秋叶》有朝一日真的走上银幕,那太好了!

记者:我之前看了一些关于您部分作品的介绍。不光有我们刚才一直提到的《关东秋叶》,还有反映东北军阀冯麟阁的《闾山香雪海》,以及描写吴三桂和陈圆圆爱情故事的《关东秋月》。您的作品,仿佛对历史题材有特殊的偏爱?

赫连佳新:历史,是留给未来的一面镜子。咱们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走近她、记录她、叙说她,是不断构建、解读和重塑民族文化艺术的需要。只有推开历史的大门走进去,咱们才能看得更深刻、更深远、更深邃。

记者:让我很好奇的是,您也涉猎悬疑题材。我知道您还有两部小说是属于科幻悬疑题材的作品。

赫连佳新:这个不准确,其实不止两部。已经出版的是三部:《电脑骑士》《幽灵球队》,它们是悬疑小说;《翡翠公主》属于科幻小说。现在还没有出版的还有《秋叶疑案》、《贝湖魅影》和《足球小子》,这三部作品都属于悬疑小说。

记者:那么,您认为悬疑小说最能打动读者的是它的哪一种特质?

赫连佳新:其实这一类文学作品的共同特点,就是让人“意想不到”。一个故事,要能有满足读者好奇心的能力,所以你就得多加“佐料”。所以作为一个作者来说,你就得不停地学习,那些关于医学、心理学、计算机技术、珠宝、服装、书画等等,就是“佐料”。当我们把这些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的元素变成可用之物,整个故事读起来就更有滋味了。

记者:2018年10月,也就是两个月前,辽宁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辽宁北镇市图书馆也先后接受了您捐赠的《关东秋叶》。您觉得,这些捐赠、收藏背后的意义在哪里?

赫连佳新:爱国心、民族情、思乡曲。历史上,我们的满、汉、蒙古族同胞历经了漫长的苦难和悲欢离合。他们留下的故事,也是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历史宝藏。接下来,只要我还拿得起笔,我就会继续把关东故事,把抗日义勇军的故事传唱下去,把他们的故事写下去。如果说今天的《关东秋叶》已经有一些影响力,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成果,它应该属于东北这片火热的乡土。

记者:赫连老师,这是咱们的第一次见面。但我想我能感觉到您内心想要表达的爱国情结。我认为您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敬的前辈。您怎么评价您自己?

赫连佳新:我就是一个普通人。那些“著名作家”啊什么头衔,听听就得了。人还是得回归生活,回归柴米油盐。就拿这碗奶茶打比方吧——它要是不好喝,下次我一定要换一家。写小说也是一样,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表达,是内容,是你的故事。如果故事不美,怎么表达都是无用功。一碗奶茶,它要地道、有喝头儿;小说呢,要耐读、有看头;我吧,普普通通一老头儿。

记者:所以,您的视角从宏大的历史转向细腻的市井生活、普通老百姓的日常,转向那些“小人物”们,也是出于这个“普通人”的初衷吗?

赫连佳新:你说的是《叶赫食府》吧?

记者:对,这部小说里写的都是那些最普通的人物。

赫连佳新:咱们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可普通人也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呀!对吧?或者说,咱们每一个人都是普通人。我在写《叶赫食府》这部小说的时候,就是想把它定位在现实题材。我想把它设计成一部贴近群众生活的作品,所以就必须用很普通人的角度去平视他们。只有用普通人的眼光、普通人的心态,才能观察到身边的寻常小事,才能体会到生活中的矛盾冲突。

记者:那么《叶赫食府》的第二季,会继续沿袭第一季的传统,去写普通人的故事吗?

赫连佳新:必须的。这本书本身,就是记录咱们身边最普普通通的那些老百姓的。他们的善良、真诚,他们的正直、忠厚,甚至于他们的吝啬、狭隘,都值得写进书里。普通人,构成了这个世界的有血有肉、人生百态、世间冷暖。

记者:赫连老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替其他听友向您请教。在目前已经出版的这些作品中,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关东秋叶》以外,还有哪些可以代表您现阶段的创作水平?

赫连佳新:其实,我的作品可以分成历史、现代、未来三大主题类别。《关东秋叶》属于历史类,现代类代表作是《叶赫食府》,代表未来的作品是《秋叶科幻奇案系统小说》。至于哪些能代表我的创作水平,作为一个文坛新人不敢妄言,还是留给读者和听众们去评判吧。

记者:赫连老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采访。祝您身体健康、文学事业常青!

赫连佳新:谢谢!下回约杨老师一起来,我请!

 

已出版作品名录:

作品类型

作品名称

刊号

出版/播出单位

出版/播出日期

长篇历史小说

关东秋叶·第一部

《辽西故事》

ISBN978-7-204-11187-9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

长篇历史小说

关东秋叶·第二部

《分合之缘》(上、下)

ISBN978-7-5665-0340-4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13

长篇历史小说

关东秋叶·第三部

《啊,义勇军》(上、下)

ISBN978-7-5665-0857-7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16

现代中篇小说

《叶赫食府》

ISBN978-7-5665-0990-1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16

爱情穿越小说

《翡翠公主》

ISBN978-7-5665-1377-9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17

科幻奇案系列

《电脑骑士》

ISBN978-7-5190-3327-9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8

科幻奇案系列

《幽灵球队》

ISBN978-7-5190-3969-1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8

诗集

《秋叶诗选》第一集

ISBN978-7-5665-0957-4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16

诗集

《秋叶诗选》第二集

ISBN978-7-5681-2184-2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

诗集

《秋叶诗选》第三集

ISBN978-7-5190-2968-5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7

诗集

《秋叶诗选》第四集

ISBN978-7-5190-3575-4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8

 

注:版权属于原作者,如若图文资源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邮箱:lvyao@meijiexia.com

上一篇:“母婴奥斯卡”金树奖开幕在即 宝宝树...

下一篇:MitoQ赋能张家口斯巴达勇士赛 贡纳为勇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资讯

Copyright 2005-2016 meijiexia.com 冀ICP备16001322号